不存在的

【楼诚101】预选赛放榜,明日正式开战!

凌赵第八!!!!黄曲第九蔺靖第三太棒啦!谭赵c位有望呜呜呜!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以上就是预选赛投票以及排位的结果,不知道你喜欢的cp有没有包括在内呢~


此次预选赛的目的是确定参赛cp,所以在正式比赛开始时所有票数清零,计票重新开始。


在此说明一下正式比赛的计票规则:


【产粮投票】


作品包括同人文、同人绘图、同人视频


结合近期大家提的建议,为了方便计票和提高公平性,我们对计票规则作出了修改细化,希望产粮的朋友注意



同人文:每篇2000字以上可折合10票;每篇5000字以上可折合30票


同人绘图:每幅可折合30票,特别优秀的作品可以折合40票


同人视频:每个2min以上可折合40票,超过5min可以折合50票



注意:


1、每个作品折合的票只能投给一个cp,且限定为作品中提到并占据一定内容的cp,即如果是群像作品,只能投给一个cp


2、参与投票的作品请打tag“楼诚101(你投票的cp)”,例如:楼诚101(谭赵)


投票时千万记得规范tag格式,具体tag名称按照榜单中来,不符合规范的票一律作废,因为计票的小伙伴根本看不到你!


3、建议写文的小伙伴大致标注一下字数,方便统计


4、禁止把以前已经发过的旧作删掉再带tag重发,禁止抄袭,被发现后会被公司取消投票资格




【投票帖投票】


公司每两周会发布一个专门的投票帖,由大家在评论区进行投票


每个ID可以投5票,可以投给多个cp,也可以投给一个cp,但每个ID可使用的总票数只有5票


和产粮投票不冲突


注意:


1、为了方便苦逼的计票小伙伴,投票时请注意规范格式,使用排位中所用的cp名称,不要用繁体,不要写小作文,只要冷漠而简洁地说出你想投谁就行


参考格式例如:“谭赵、凌李、蔺靖、蔺靖、黄曲”


2、禁止一个ID超额投票,万一被苦逼的计票小伙伴发现,他会怀着悲愤的心情拉黑你




为了激(ci)励(ji)大家,今后每两周将公布一次总排位,并且按照票数分为ABCD四组,是不是非常一颗赛艇(。ì _ í。)


正式比赛将于6月25日凌晨0:00开始,希望大家踊跃参与,pick你喜欢的cp~



【凌赵】视频安利|听说你们不吃双医生

在楼诚101凌李谭赵展开c位之战时,本冷cp爱好者悄咪咪来安利凌赵了……早在我刚入坑看的文都是凌李谭赵的时候就发现凌赵双医生师兄弟设定非常带感,然后磕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了……

看文比较花时间,但是几分钟的视频可以让大家快速有效地get凌赵的萌点!由于同人多把凌李谭赵当官配,b站凌赵视频非常非常之少,然而少而精,个个都让人目瞪口呆。下面就安利几个我强推的啦。


1. 首先是凌赵扛把子青苔太太,满屏黑科技,让人跪碎膝盖。

前世今生两部曲,上部虐虐的,下部超甜超甜,与楼诚的对应让人感动!下部里面有一个神级黑科技kiss真的看跪了……

【楼诚|凌赵】在哪见过你(前世今生狗血梗)上集

楼诚|凌赵】在哪见过你(下集)P2天台/台风 高虐

然后是一趟车,与《两个医生的同居史》合在一起看有奇效,十分带感了!

【楼诚衍生|凌赵】SuperPsycho Love|请注意这是一趟凌远x赵启平的列车(不适者勿入)

青苔太太的其它作品也有很多凌赵元素,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2. 然后是目夭太太的经典之作《对你说》,严格意义上算是楼诚双医生AU,两世养成再到并肩作战,歌词神契合,可以感受到双医生的相处简直是现代里面最像楼诚的了……

【楼诚/现代双医生AU】对你说(亲情/推歌向)

3. 李秘书的凌赵双向暗恋梗,整个视频弥漫着粉色的基调,看完之后大家纷纷叫着楼总给李秘书加薪。

【楼诚衍生】【凌赵】双医生恋曲(双向暗恋)

下面是两个三角故事

4. 晴天太太的十八分钟大戏,夹杂前世记忆,出场人物众多,本来平平以为救他的是庄教授没想到是凌院长hhh院长后半部分才出来但凌赵依然甜。

【楼诚番外】之 Doctor Z

5. 一个短小的老谭撩平平被院长醋坛子犯了要求暴力截肢的故事,看院长如何用15秒宣誓主权,依旧是大家喜闻乐见的领带梗。

【楼诚衍生】这是谭赵 ??还是凌赵 ——全面检查

当然其他优秀的作品也很多,欢迎大家补充安利呀!


作为一个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全是医生的医学世家,本人从小就在医生的熏陶下长大,也很能感受医生的不容易,而且感觉确实很多东西是只有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才能理解的,这也是使我坚定站凌赵的原因之一。讲真我爸妈他们医院自产自销非常多呀,而且他俩当初也是师姐弟哦。

院长太苦了,每次都要心疼院长,所以当在太太们的文里面看到平平能够和他并肩作战,能过理解他甚至护着他,感到了凌赵的无比美好。大院长和小医生的故事真是怎么看都不会腻啊!


所以,大家,楼诚101虽然我们凌赵是冷门,但是预选前二十总要进吧!

你一票,我一票,凌赵开心睡大觉

你不投,我不投,凌赵怎么继续红

只需要点击 预选投票专用链接  留言凌赵,谢谢大家!


(关爱极地cp,自嗨人人有责)
悄咪咪说一句…
翻wiki看到的。每年1月1日两只老鸟共同在皇宫里担当祭祀…感觉被喂了一大口糖!(顺带一提一期尼是10月17日)
这么多年,每年的第一天都是这样神圣的日子www每年都能这样安定而幸福地在一起…
算是非常大的一个历史梗了吧,不对不是历史,以后也会一直一起…
啊好想看太太们拿这个梗写文(不存在的)

【鹤莺】春雪与茶

tag已带请避雷www

【鹤莺】春雪与茶

鹤丸国永觉得,在这本丸中他最猜不透心思的一把刀,也许就是莺丸友成了。

按理来说,大家都是平安刀,也一起在天皇老爷那呆了那么多年了,怎么说也算是熟识了,但鹤丸国永还偏偏不知道这刀在想什么。

都是鸟,左不过鹤和莺的差别,性子上却几乎一个天一个地了。

鹤丸国永是最闲不住的了,早在天皇那就每天要出去遛上几圈,逗逗这个看看那个,晚上回来再手脚并用地同他们一顿讲,才觉得这一天算是有意思地过完了。来了本丸之后,出阵远征自是不必多说,呆在本丸也一刻不得闲,躲在角落里吓吓小短刀,去厨房骚扰一下烛台切,再去长谷部那贫几句嘴。被一期一振追着跑了,被烛台切从厨房拎出来了,被长谷部板着脸吼了几句了,方才悠悠地躺在走廊上吹会风。躺不了多久,又一溜烟跑起来去找新乐子了。

莺丸友成呢,却总是那么静着坐在那,泡开一壶茶,看看树啊花啊,一天都挪不了个地儿。在天皇那是这样,在本丸也没有什么变化。

鹤丸觉得这只莺真是奇怪,每天那样坐着也不睡着不成?身上那些经脉啊可不得僵了,难道是脑子里在想什么要紧的事?

早在天皇那,鹤丸就按捺不住地问了,莺啊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呢。莺丸总是喝口茶慢悠悠地说,我在想,大包平今天也在做傻事吧。问他那个大包平都干了些什么傻事,莺丸就捡着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说起来。

几百年过去了,鹤丸不再问莺丸在想些什么了,反正也知道答案了。于是鹤丸想,这大包平是干了多少傻事让莺丸每天想着居然还没想完呢。

每次鹤丸闹累了躺在走廊上歇着的时候,莺丸总是坐在那喝茶,还摆着点平野送来的茶点。鹤丸免不了贪嘴,鼓着腮帮子,晓得问莺丸在想什么也问不出个名堂来,就说,莺啊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呗。

鹤丸最喜欢听别的刀讲他们的故事,那些故事都像一段段传奇似的。别的刀也是愿意同他讲上一讲的。今剑蹦蹦跳跳地讲他呀和义经公啊那天又怎么样了。换做青江就要在昏暗的灯下神神秘秘地把那些故事讲成怪谈。宗三用那细细的声音讲完了今川义元讲魔王,讲完了还有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呢。换做和泉守是最激动的了,总要讲得拍得桌子震天响被堀川拉下才肯停。

但是莺丸呢,总是那么说,鹤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多年了也就在那几个人手里,也不是什么传奇人物,哪来什么故事。再说了,我连战场都没上过,来这本丸后出阵都觉得新鲜呢。

鹤丸一想也是,莺丸虽然是小笠原家的传家刀,后来又上了明治天皇那儿,到哪不是个被供放着的主。再和自己那些经历一比,好像也是有那么点平淡。

但他也未必不晓得莺丸早些年也曾浑身起泡,几乎葬送生命,所幸那好心又高明的研师将他修复。又想到自己和安达贞泰的尸骨一起呆在坟墓的那些不见天日的日子,总觉得他俩是有那么一点像的。

莺丸就幽幽地来了一句,鹤哟你每天都那么快活的样子,真叫人觉得不错,跟你呆一会儿我也感觉年轻了。

鹤丸被他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呵呵地干笑两声,说你也没比我大多少,都是老头子啦。白得发亮的脸上有那么点红色了。

这也是他俩才在本丸相遇后不久的事。那时候他们天天听婶婶念着爷爷怎么还不来,隔壁婶婶有爷爷了真好啊。

鹤丸就跑去跟莺丸说莺啊小姑娘怎么就那么想要三日月呢,咱们几个每天都被她派出去找他呢。莺丸喝了口茶说鹤你又不是没见过三日月,他好看得很,衣服也挺帅,还是什么天下五剑呢。当年大包平就是为这个气了好久。小姑娘能不喜欢嘛,是我我也喜欢。

鹤丸一想说莺你也好看啊,你没来的时候咋不见着婶婶每天念你。

嘛,不要在意这些小事。莺丸继续喝他的茶去了。

这就叫鹤丸想起当年他啊一期啊平野啊都在宫里呆着,听说要来一个新的付丧神,闲不住地跑到晚宴上去瞧。这一瞧就看见莺色的太刀穿着绿色的狩衣,长发逶迤神色沉静。三把刀一下子都有点不说话了,最后还是一期说鹤丸阁下咱们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是不是不太好,要是您还想再看我先带着平野回去了。鹤丸这才红着脸说一期你咋这样,要回去就一起啊。

好多年之后莺丸早已没有了长发也不穿狩衣了,鹤丸有些遗憾地说莺哟你怎么就舍得了那一头长发呢,我头一次见你时你真叫一个天仙下凡,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似的。莺丸吃吃地笑,说鹤你不知道,我第一次看到你也觉得你像只仙鹤似的,偷偷躲在后面望其实可打眼呢,又白又瘦好像在发光。鹤丸一下子被夸的有点羞,红了耳根子问莺你咋打扮变这么多,莺丸说时代变了嘛我个老爷爷也想赶下潮流,而且感觉这样上战场可方便了。

后来俩人在本丸都呆了挺久了,早就满级被婶婶放着养老。莺丸友成还是念他的大包平,鹤丸国永还是搞他的恶作剧。只是每天总有那么一些时候,春告鸟的边上坐了一只白鸟,小鸟们叽叽喳喳,也成了本丸一景。有时候带上了一期平野,跟在皇宫里似的悠闲。这么安静的日子,鹤丸国永心里那些小九九只好乖乖地藏起来。他瞟了一眼莺丸翘起的刘海,想着反正日子还长。

那天莺丸终于等到了大包平,全本丸都为他高兴。婶婶更是把莺丸搬出来当队长,兴奋地说着要快点接大包平回家。也是那天婶婶换上了雪景。明明是春天,下着雪还是挺冷的。鹤丸国永心里总不是滋味,他心心念念的莺咋就马上成了别人的鸟呢,那个大包平,怎么想都是个傻瓜,哪有他鹤丸国永一半潇洒。

夜里鹤丸睡不着,坐在走廊上看雪,心里惆怅得很,只想着怎么没有酒来让我消消愁。旁边冒出一个小蘑菇脑袋,说鹤丸殿酒没有茶还是有的。鹤丸真是被吓了一跳,说平野啊大半夜的不睡在这干啥呢,也不怕一期训你?

平野递出一杯茶说鹤丸殿,您那些小心思我和一期哥都看着呢,今天我们俩想了好久还是决定推您一把,一期哥就派我来了。

鹤丸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原来你们早就知道,不早说偏偏今天吓我一跳。平野说这不大包平殿要来了吗,再不说就晚了。呆在一起这么久,就算莺丸殿和这外头的雪一样冷,也得被您这瓢热水给融了。况且他还不是。

鹤丸愣了愣说嘿平野你这小子咋懂这么多,一期怎么教你的。平野还是一副乖巧的样子说,鹤丸殿您不知道吗,短刀可是随身刀,这方面我比您们知道的多呢。您就赶紧和莺丸殿挑明了吧,您不急我们还急呢。

鹤丸一想,那,那什么大包平呢?我看莺心里只有茶和他罢。平野便说鹤丸殿你看一期哥没来的时候,我们一家子不也每天念他。鹤丸嚷嚷,这能一样吗,你们才多大,除了一期之外还有什么梦中情人不成。

平野便不和他计较了,说鹤丸殿您是不是当局者迷呀,莺丸殿除了对您还对哪把刀这么好过。您就喝了这杯茶壮壮胆,吐个真言吧。到时候大包平殿真来了,我和一期哥也没法子啦。

鹤丸国永摸摸平野的小脑袋,喝了茶,不作声了。

第二天莺丸出阵回来,跟婶婶报告完说还有三天可能就接着大包平啦,一出房门看到一只大白鸟杵在雪地里,便笑出了声说鹤哟你这是要吓谁呢,呆在雪地里不冷吗。

鹤丸扑扑扑地跑过来说,莺啊我可冷了,你泡点茶给我喝呗。然后两只鸟一起坐在廊下喝茶,却都默不作声。鹤丸心里正打着算盘,莺丸在边上冷不丁来了一句,鹤呀雪可真白呢,像你一样。

鹤丸一下子红了脸说莺你今天是演哪出,不念大包平念我了。

莺丸说没法子呀,只是发现有个人比大包平还傻,忍不住念一念。你不喜欢,我只能等大包平来了上他那说说了。

鹤丸一溜烟蹦跶起来说,别啊莺,你别上大包平那,你念谁我都听。你看下雪这么冷咱一块暖和些,大包平还有几天才来呢。不不不,就是他来了,你也和我呆一块,我怕他太傻了把你弄烦了。

莺丸喝着茶说,鹤呀你也傻呢,你怎么就不怕我烦呢。

鹤丸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平野他们说了那是莺喜欢我。

看莺丸不作声了,鹤丸赶紧说,莺啊我也可喜欢你了,我我我也不是见人就去烦他的。莺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就让我一个人烦你啊。

莺丸说,也行,只怕你烦别人又被打了。鹤丸一看,莺丸的耳根子早就红透了。

再后来,即使下雪鹤丸国永也不觉得冷了,有茶,有莺,暖和着呢。

 

 

【碎碎念】

之前看了很多喜欢的太太的文,也受了很多影响,感谢太太们。

我心中的鹤莺就是经历和性格看似完全相反,但内心深处特别能互相理解的两把刀。他们的性格都是我非常喜欢的。

写作中难免有所疏漏,欢迎捉虫。

所以鸟太刀这么好吃真的不入沼吗?